村小的孩子

主演:
蒋云洁,范魏煜
备注:
类型:
其他 纪录片
导演:
内详
年代:
2014
地区:
内地
更新:
2020-08-01 19:04
简介:
本片为独立纪录片导演蒋能杰留守儿童三部曲的第二部,另外两部分别为《路》和《初三》,蒋能杰致力于用影像关注社会,用镜头呼吁更多人关注留守儿童,重视乡村教育。  本片荣获第三届凤凰视频纪录片大奖最佳纪录长片奖、法兰克福中国电影节一等奖,入围第四届西安国际影像节  2009.....详细
播放线路1
播放线路2
观看帮助: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,如果不能播放请切换其他线路或多刷新几下试试。
相关其他
村小的孩子剧情简介
本片为独立纪录片导演蒋能杰留守儿童三部曲的第二部,另外两部分别为《路》和《初三》,蒋能杰致力于用影像关注社会,用镜头呼吁更多人关注留守儿童,重视乡村教育。  本片荣获第三届凤凰视频纪录片大奖最佳纪录长片奖、法兰克福中国电影节一等奖,入围第四届西安国际影像节  2009年:首次走进村小,镜头记录临时学校的22个学生(其中17个为  …本片为独立纪录片导演蒋能杰留守儿童三部曲的第二部,另外两部分别为《路》和《初三》,蒋能杰致力于用影像关注社会,用镜头呼吁更多人关注留守儿童,重视乡村教育。  本片荣获第三届凤凰视频纪录片大奖最佳纪录长片奖、法兰克福中国电影节一等奖,入围第四届西安国际影像节  2009年:首次走进村小,镜头记录临时学校的22个学生(其中17个为  留守儿童),同时关注村小艰难申请重建。  2010年:重建后的村小调来张老师教两个班,代课十几年的张老师老  为转正问题烦心和奔波,跟拍的留守儿童的学习、心理、生活也面临  着各个问题。  2011年:代课的张老师因各个不满,已离开村小,跟拍的孩子们面临  的问题愈加严重。  2012年:由于媒体的力量,村小的物质条件有所改变,但似乎无力改  善更多。  2013年:留守儿童生活看是没什么转变,其实在悄悄转变着。  2014年:又是一年春节,而跟拍的留守儿童家庭……
村小的孩子相关影评
@豆瓣短评

看到评论区有人说我也曾是半个村小的孩子,我想说我也是呢。但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留守儿童,只知道从有记忆开始,我就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了,我记忆中的童年的开始是没有爸妈的,那时候我也是早上五点半天不亮就起床,摸着黑,和村里几个同龄的小姑娘一起约着去上学,上学的路有两条,一条是羊肠小道,曲曲折折,但是距离学校近一些,一条是笔直的大路,有两个小路那么宽,我们一般会比较倾向于走小路,不是因为距离近,而是觉得那条小路是属于我们村的,是我们的小路。我一般不太敢一个人走小路,因为小路上坟头多,尤其是距离小路和大路接口处不远,靠近路边有两座挨着的坟,每次我壮着胆子一个人从那里过的时候,我都会闭着眼睛一口气跑到大路上,好像里面会突然蹦出个什么吓人的东西似的。又或许是奶奶给我讲了太多鬼火的故事,他说她小时候他们村子里曾经死了很多人,晚上她和她爸爸出去,老远的就有一团火跟着他们走……记不清楚了。

然而和故事中的孩子不同,我爸妈没有去到很远的地方打工,他们只是从乡村走向了城市,做了些小买卖,后来应该是生意还不错,我四年级就转学到了城里。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,四年级还成绩平平的我,五年级就一下子考到了年级还是班级第一名,这才真正开始了我的求学路,如果说我人生必须选一个对我影响最大的转折点的话,那一定就是那次转学了。和我同龄的留在村里的孩子后来好像都没有再上很多学,即使后面家境比较宽裕了,父母百般努力让孩子去上好的学校,但是时机也已经不对了,说起来我得多幸运。

我记得小时候和同龄的孩子相比我总是比较笨拙的那个,被哥哥姐姐们取笑,总是傻傻的,游泳没有别人学的快,甚至因为胆小连水都不敢下,打水漂也总不成形,跳皮筋没有别人跳的高,和别人打架也总是弱弱的,声音很小,力气很小,应该总被欺负吧,但是又好像没有觉得被欺负过。

从小我就会被奶奶教导以后要孝顺她,我也的确从小就很懂事,很少给她惹麻烦,一直是邻居家的乖孩子。就这样一直到今天,邻居街坊都会夸我们家孩子乖巧,爱学习,多亏了小时候有点笨的缘故。

说起自己就停不下来了,回到影片,我想为当年像我一般的人做点什么。和我们小时候相比,现在的孩子好像生活的更差了,至少我小时候每周末还能见到爸妈,即使我不大记得了和他们怎么相处的。我们那时候的小学也是非常热闹的,每个班级都坐有七八十个人的样子,每个年级四个班,同村的哥哥姐姐,弟弟妹妹也都在一所学校,我们一起上学放学,我觉得很开心。如今离我们村子最近的一个小学已经几近荒芜,家里条件稍微好点的都把孩子送去城里了,但是去城里依然还是奶奶带着,住着最廉价的出租房,还是吃着不太可口的剩菜,唯一得到安慰的大概就是城里老师教育的会好点。但孩子却会感到一种疏离,和奶奶的疏离,和城里孩子的疏离,以及和父母的疏离,我想这些是不是比好的教育资源本身更为重要?这样的孩子长大了,会幸福的程度又有多少?

爸妈在外面打工的辛苦孩子是了解不到的,他们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,深夜到家,凌晨就上班,没有周末,这样下来一个月工资不比那些白领低,但是他们会把钱花在哪里呢?可能大多数人的终极目标就是给自己家里或者孩子在城市买套房,留着娶媳妇儿。但是后来呢,他们依然买不起城市的房子,他们的孩子只能继续打工,继续他们的路……

我能做点什么?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去当村小的老师,我好像又有点不太愿意,因为那样就意味着我要放弃现在的生活,我要面对父母的不解和邻居的嘲笑,这些可以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不是一个人,我还有爸妈要养。尽管感同身受,哭的稀里哗啦,但是我又能做点什么呢?我为自己有太多顾虑感到羞愧,也为自己想而不作为觉得是种伪善。

教育也许能改变一个孩子,但是他们父母的那个缺口却是没有人能填补的。让他们回村?回到临近的城市?这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种力量又得靠经济。如今的差距,不止是人与人,城市与乡村,还有城市与城市,工业和农业,在这个经济迅速发展的大浪潮中,有多少乡村被大浪吞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