蜡笔小新2010剧场版:超时空!呼风唤雨之我的新娘国语版

主演:
野原新之助,野原美伢,野原广志,吉永老师
备注:
类型:
其他 动画
导演:
鴫野彰
年代:
2010
地区:
其它
更新:
2017-02-24 02:31
简介:
某日,小新未来的新娘多美子从20XX年的未来都市“NeoTokio”来到小新的面前。多美子告诉小新,未来的他被“NeoTokio”的支配者也就是多美子的父亲金有增藏给绑架了,需要只有5岁的小新帮忙解救。于是小新决定和多美子乘坐时光机去未来都市。  到达未来的他们立刻开.....详细
观看帮助: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,如果不能播放请切换其他线路或多刷新几下试试。
相关其他
蜡笔小新2010剧场版:超时空!呼风唤雨之我的新娘国语版剧情简介
某日,小新未来的新娘多美子从20XX年的未来都市“NeoTokio”来到小新的面前。多美子告诉小新,未来的他被“NeoTokio”的支配者也就是多美子的父亲金有增藏给绑架了,需要只有5岁的小新帮忙解救。于是小新决定和多美子乘坐时光机去未来都市。  到达未来的他们立刻开启寻找已经成年的小新,可是却遭到了金有增藏派出的刺客袭击。小新能否成功救出未来的自己呢?他…某日,小新未来的新娘多美子从20XX年的未来都市“NeoTokio”来到小新的面前。多美子告诉小新,未来的他被“NeoTokio”的支配者也就是多美子的父亲金有增藏给绑架了,需要只有5岁的小新帮忙解救。于是小新决定和多美子乘坐时光机去未来都市。  到达未来的他们立刻开启寻找已经成年的小新,可是却遭到了金有增藏派出的刺客袭击。小新能否成功救出未来的自己呢?他能顺利和多美子喜结良缘吗?“NeoTokio”能重夺光明美妙未来吗?现在,小新的自我拯救行动就要开启了!
蜡笔小新2010剧场版:超时空!呼风唤雨之我的新娘国语版相关影评
@豆瓣短评
未来的自己会是什么样?当我们五六岁的时候,充满了各种幻想和可能性。但随着时间的逝去,我们对未来的态度,越来越现实,说不清是现实磨灭了我们的热情,还是我们放任自流。
如果我们能到未来,去看一看未来的自己。会是怎样?
事实总是不遂人愿。
正男看到没能成为漫画家的自己,却整天怨天尤人;而妮妮没能成为新娘,对周围的事物却愈加冷淡;风间没能成为公司老板,日本经济的支柱,而是一个平凡的小职员,最大的优点是“节省成本”;只有阿呆最接近自己的梦想,不过也和想象中有所差距。
看到这样的未来,这样的自己,你会怎样想?
“这不是我!”这是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。

小新有什么希望和梦想呢?
“我就一直像现在这样就好!”

谁也不知道,这句话会成真。
二十年后,春日部变成了Neo Tokio,小白生下了一堆小白,广志的额头可以闪瞎狗眼,美伢变成了身段臃肿的妇女。但有些东西还没有变。物是人非,五岁的小新来到未来的家里,老式留声机里仍然放着几十年前的婚庆乐曲,广志和美伢仍然缩在暖炉里看着电视,美伢仍然攥着小新的头,广志仍然习惯摸着小新土豆一样的头。

未来的新之助需要五岁的自己去救助。未来的自己有个漂亮的未婚妻,而且还是日本最大公司的千金。不过新之助就是新之助,所以他还是喜欢到处搭讪,喜欢美女姐姐,所以未婚妻桀骜不驯。
小新没有改变,他还是五岁的自己,那个傻傻的有点色而又坦诚率真的小孩。
“姐姐你喜欢新之助哪一点呢?”
“确实新之助是个愚蠢庸俗的家伙,马马虎虎、懒散、又烦人,不值得信赖、随便、毫无用处,基本没有任何优点的人。可是,和我在一起那么快乐的人没有了。你们和小新在一起也很快乐吧?”
正是这样的小新,凭借着自己的执着和坦率,拯救了未来的自己。
然后,长大后的众人聚集在一起,团结就是力量,打败了大BOSS。

即使未来的自己毫不起眼,也会有闪光的地方。
正像美伢说的:“只要充满爱,不管对方怎样都能接受。如果做不到的话,就没有资格结婚。”这句话不仅仅是指婚姻,对于自己同样适用。即使不能成为自己梦想中的那个“我”,未来也有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后来我们看到了正男和妮妮匆匆赶来帮忙,风间即使被炒鱿鱼总算敢对老板说出一句心里话,阿呆发明的铁人28号还挂着长长的鼻涕。
连憎恶久美子,憎恶自己的新娘军团都选择了帮助小新他们。
未来真实的自己,也并不是一无是处。

最后,新之助得救,凭借着笨蛋力量,阳光重新普照大地。而目的,只是为了和过去一样,看到更多穿泳装的漂亮姐姐。
也许是因为久美子的那个吻,也许是因为看到未来的自己并没有变得无趣,小新决定要赶紧长大!
直到结束,监督也没有给出未来的新之助的正脸。就像久美子对小新说的“一定要成为比新之助更好的男人”,只有五岁的小新还有无限的可能性,未来是自己选择的。

最后的最后,“爸爸,太好了,头发一簇簇的;妈妈也是,还很苗条呢!”
生活还在继续,未来还远,陨石还没落下。
“你的未来你自己把握,做自己喜欢的事!”
未来的新之助对五岁的自己如是说,也是监督对银幕前那些年纪尚轻怀揣梦想的孩子,又或已经麻木不仁的中年人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