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好声音

主演:
李宇春,谢霆锋,李荣浩,李健,华少,伊一
备注:
类型:
综艺节目
导演:
内详
年代:
2020
地区:
大陆
更新:
2020-09-16 16:15
简介:
-->剧情介绍:该节目是浙江卫视推出的音乐励志评论类节目,由谢霆锋、李健、李荣浩、李宇春担任固定导师。节目推出原创赛道,通过云技术互联网观众互动投票。...详细
播放线路1
观看帮助: 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,如果不能播放请切换其他线路或多刷新几下试试。
相关综艺节目
中国好声音剧情简介
-->剧情介绍:该节目是浙江卫视推出的音乐励志评论类节目,由谢霆锋、李健、李荣浩、李宇春担任固定导师。节目推出原创赛道,通过云技术互联网观众互动投票。
中国好声音相关影评
@豆瓣短评

没有好歌手,那么好声音就是不成立的

《中国好声音2020》的“导师疑云”终于被“无价之姐”李宇春吹散。发布会上李宇春、谢霆锋、李荣浩、李健组成的全新导师团首次合体亮相。

此前节目的招商会上,灿星副总裁、《中国好声音》总导演金磊正式官宣重启好声音的时候,承诺今年的导师肯定是“当下年轻人最喜爱的、跨时代的、最具创造力的华语音乐导师”。

怪不到当初敢夸下海口,原来早就布好了局。与此同时,“无价之姐”李宇春的加盟还促成了好声音“史上最年轻”的导师阵容。当然,还有唱衰的声音认为这一届导师“最让人失望”。

“猜导师环节”结束之后,接下来就该在节目制作上见真章了,但换汤不换药,大家似乎并没有对节目本身的内容抱有太大的兴趣,毕竟作为一档“长寿”综艺,《中国好声音》撑到今年已经是第9个年头了。

一锅老汤连喝9年,添点儿新料它还是那锅老汤。摆在《中国好声音》面前的,也是这个问题。

2012年,“好声音”第一次进入内地综艺市场,一时间风头无两。斥巨资引进的综艺版权,八十万一把的转椅,八千万的天价冠名费,当时来看简直就是“壕无人性”,放在今日也足够贵的令人咋舌。

最重要的是,这把转椅它确实是噱头十足,观众看到这种模式就像村里刚通了网一样,感到新奇。

第一季好声音开播之后,收视曲线一路攀升,哪怕重播的收视率也力压群雄。决赛夜的收视率更是达到惊人的5.23%,创下当年省级卫视收视之冠。

好声音也为内地音乐市场输送了梁博、袁娅维、吉克隽逸、平安、金志文、张赫宣、丁丁等一批家喻户晓的选秀歌手。

广告收入与收视率的双丰收,为之后几季“好声音”的平稳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1-4季的好声音冠名费节节攀升,广告收入超过40亿元,然而节目的口碑却一季不如一季。

2016年,因为版权纠纷,《中国好声音》不得不改名《中国新歌声》,虽说是“换汤不换药”,但是穿上马甲的好声音自此走向了快速跌落之路。

2018年,与版权方和解的灿星重新拿回《中国好声音》这块金字招牌。然而收视率仅在1%左右徘徊。与话题量和收视率相对应的,是后几季选手人气的低迷。

第二季的冠军李琦、第四季的张磊、两季新歌声的冠军蒋敦豪、扎西平措、第七季的旦增尼玛、第八季的邢晗铭后续发展都没能跟上,很快消失在大众的视线。

好声音选出来的冠军尚且如此,更遑论其他选手。

众所周知,内地选秀大致经历了3个代际的更迭。超女李宇春横空出世让平民选秀成为燎原之火;“好声音”则打响了大众选秀的“第一枪”;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101》则是圈层选秀的代表。

2020年,重新上路的《中国好声音》,面临的是更艰难的考验。内地选秀已经进入3.0时代,仍然停留在2.0时代的“好声音”,同样的套路已经演过八遍新意全无,既不能靠情怀取胜,又不能指望收视惯性,这档节目还有必要继续做吗?

答案是,不得不做。

浙江卫视的“救命稻草”:口碑急需“回血”,新节目难当大任

2012年的《中国好声音》横空出世助力浙江卫视跻身一线王牌卫视行列,引自韩国的综艺《奔跑吧,兄弟》为浙江卫视加了一把火。

当两大王牌节目的热度散去,浙江卫视也引进一些新的节目,但都反响平平。

特别是去年年末,艺人高以翔在浙江卫视《追我吧》的录制过程中,意外离世。

《追我吧》节目虽然被永久停播,但是节目组的赛制安排、保护工作以及急救措施都备受网友质疑。蓝台的口碑自此一落千丈,至今仍被部分网友自发抵制。

《天赐的声音》评委佩戴透明口罩引发争议

对蓝台而言,他们急需一档节目来博回观众的认可和眼球。《天赐的声音》《新声请指教》两档节目虽说开拓了新的音乐综艺类型,但是节目制作未能达到预期效果,甚至因为“食堂口罩”、“毒舌评委”、“黑幕疑云”等种种负面信息,又将蓝台往观众的对立面推了一把。

因此,浙江卫视比以往更需要《中国好声音》这块金字招牌。

即便能量大不如前,但也不可忽视。

虽说《中国好声音》节目表现大不如前,一季不如一季。但是在综合收视表现最差的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仍然为灿星创造了一个多亿的营收额。

《中国好声音》积攒了丰富的制作经验和深厚的观众基础,相比研发一档新的节目,继续开发“好声音”系列的成本和投资风险要小的多。所以对制作方而言,《中国好声音》依然是一棵“摇钱树”。

对于播出平台浙江卫视来说,《中国好声音》表现虽不如前,但是《中国好声音》多年以来积攒下深厚的观众基础,哪怕看的人少了,哪怕选手资源大不如前,但是节目可引发的话题和关注度依然可观。

难堪大任的“好声音”,导师人选成最大看点

“好声音”总导演直言新一季节目会有新的赛制出现,并将开出原创赛道,大有要把《中国好声音》和《中国好歌曲》合并之势。赛制的变化在节目播出之前并不能引发公众多少兴趣。

相比之下,观众对节目最大的期待仍然放在导师身上。周杰伦、谢霆锋、王力宏、陈奕迅,熠熠生辉的导师个顶个的能撑起歌坛半边天。

网络时代综艺节目的较量说到底抢夺的是用户有限的闲暇时间,在激烈的综艺市场上,各种类型百花齐放,而在细分市场音乐类节目层出不穷。

对于《中国好声音》这种素人养成类选秀节目而言,虽说素人才是节目的主体,但是素人不具备关注度和影响力,也就不具备节目看点,节目组只好从导师身上大做文章。

第四季好声音凭借周杰伦的超强号召力首播收视高达5.3%,的确增强了节目的话题性和讨论度,也保住了收视。但是,“一招鲜”已经不能吃遍天了,第五季节目换回原班导师,收视有所下滑。

而第六季和第七季除了邀请周杰伦还邀请了歌手李健加盟,讨论度再次小幅上升。

到了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,导师身上的戏未免过多了。比如“一键封麦”的设计为导师之间营造了不少冲突,也为节目贡献不少话题。

运用真人秀节目策略适当创造导师身上的故事线,提升节目的可看性无可厚非,效果也十分显著。

但是,一方面,音乐类选秀的核心是选手,过度依赖导师弱化了了选手的存在感,缺乏真正拥有好声音的选手支撑,节目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;另一方面,导师们翻来覆去的“自夸”、略显浮夸的表现也让观众审美疲劳。

选手池枯竭,好声音难觅

如果说2005年《超级女声》的横空出世,掀起全民选秀的浪潮,将选秀带入1.0时代。那么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大获成功则昭示着选秀2.0时代的到来,这一时期音乐选秀的核心在于“音乐至上”。

音乐至上的初衷自然是好的,为观众奉献天籁之音,为乐坛输送新鲜血液,但是这种模式高度依赖具有绝佳唱功的选手。

没有好歌手,那么好声音就是不成立的。

“好声音”面临的最大难题,就是优质选手资源的枯竭。近几年的音乐选秀节目层出不穷,对优质歌手选拔已经到了坐吃山空的局面。毕竟,优秀的歌手不是凭空出现的。

对节目组而言,发掘优秀歌手难上加难,我们总能看到一些“回锅肉”选手游走于各大选秀节目之中。例如今年《创造营2020》的热门选手希林娜依·高早在2016年和2017年就两次登上“好声音”的舞台。

另一方面,华语乐坛低迷已久,想找出一些适合翻唱的歌曲也越来越难,那些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一次又一次登上各大节目。

就像“好声音”导师李健曾说的,“这几年选手都不错,我觉得最匮乏的是内地的原创音乐,竭泽而渔,各种节目将很多音乐演绎得差不多了,很多作品本来很优秀,但演艺太多就失去了改编价值。”

格格不入的好声音

一边是“好声音”艰难转型,在各大卫视及视频平台纷纷自制综艺以磨炼“兵力”、培养用户忠诚度、压缩综艺制作成本的大背景下,《中国好声音》显得格格不入。

另一边《中国有嘻哈》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将音乐选秀带入了全新的3.0时代,粉丝拥有更高的话语权,明星选秀也从传统的需要粉丝支持变成了偶像养成。

脱胎于互联网,具有年轻化的思维模式和青年亚文化基因的3.0产品将“好声音”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和他们相比,“好声音”显得有些老态,仿佛一个没落贵族,眼看着自己的地盘被人鲸吞蚕食。

综艺节目也有一个“五年定律”,一档节目再火爆,观众也有审美疲劳的时候,若不能及时求新求变,满足观众追求新奇的需求,其结果也只能是尴尬收场。当然“好声音”并非一成不变,节目的流程设计上也有一些小变化,例如上一季的“封麦”设计。但是整个节目的模式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。

时代的更迭往往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这一季的好声音若想重回王座,看起来也是坎坷重重。